眼部整形修复体系-【韩勋院长官网】韩勋双眼皮修复_北京韩勋整形_韩勋眼鼻整形修复

韩勋“PSTP修复体系”的核心理论

作者:韩勋

一、眼球与眼睑的毗邻关系。

目前整形外科所涉及眼部手术多是以眼睑为主,无论是做上睑或下睑手术,为什么术后会出现不适的症状呢?因为眼球是特别敏感脆弱的器官,当上睑与下睑的手术损伤过大,导致眼睑与眼球的关系发生不可逆性变化,会直接造成患者眼部术后有不适感。

手术初期的不适感,分为两种:

第一种不适感短时间内是会自行消失的,比如说:术后因肿胀引起、眼球与眼睑贴近的程度、眼睑的重要出口和眼球的角度关系,可以缓解且在一段时间会自行恢复的。

第二种不适感有可能是不可逆的,通过自行恢复是无法消失的。这些问题一般都是由手术损伤导致的,通过恢复无法达到自然状态。比如说下睑手术,无论是内路眼袋、外路眼袋、眶隔释放、经下眼袋的切口中面部提升,当下睑手术范围不确定,层次不清晰,下睑包裹眼球的力量有变化,就会导致下眼睑泪小点和眼球毗邻关系发生变化。

泪小点的作用和水龙头出口一样,如同喷壶嘴,负责把眼泪分泌到眼球表面,从而滋润眼球。所以眼睛才会湿润,不会觉得干燥。当手术改变了下睑和眼球的关系,下睑贴合眼球的力量变弱的时候,由于泪小点方向发生变化,眼球表面的泪液很快蒸发,导致眼睛迎风流泪并伴随各种眼部不适感。

眼球表面需要水的同时还需要油,眼球表面需要形成油和水平衡,经过人类数百万年的进化形成油水平衡的机制,油是从上下眼部的睫毛根睑板腺体分泌出来和泪小点分泌的泪液混合成油水膜。这层膜可以滋润眼睛,有油的同时可以使泪液水分挥发速度变慢。

当医生做了眼部手术,改变了眼睑和眼球的贴合关系,混合形成的油水膜就不能有效传达到眼球表面,这样就会形成功能性不适感。比如说有些内眼角的手术,造成眼睑干涩不舒服就是因为泪湖过度暴露,严重干扰其功能。

二、“PSTP修复体系”的核心理论。

首先,功能性自然,深层次的自然理念和核心的思想。每一例手术中保证眼睑与眼球自然、生理、健康的毗邻关系。在术中不破坏这层和谐关系,术后就没有不适感。

其次,在此基础之上,经过多年临床手术与理论思考,我总结得出了自己的眼睑理论。

眼睑能够顺利、滑润的睁开闭合,需要满足两个自然条件:第一上抬眼睑的力量要够,第二需要良好的滑动性,肌肉收缩后要能高效率传达到眼睑边缘。就像推车时,力量和车轮等都正常时,才能够顺利的向前开,眼睑的原理也是如此。

1.睁眼“动力系统”理论——Power。

有些手术之所以会造成术后睁眼乏力是因为手术造成大面积粘连所致。破坏了上抬眼睑的力量,上抬眼睑时感觉上睑有拉扯感、不舒服甚至疼痛。

上睑睁眼睛的主要动力来源是提上睑肌,提上睑肌的支配神经是动眼神经,辅助性动力来源是缪勒氏肌,缪勒氏肌支配神经是交感神经,这里主要谈动眼神经支配的提上睑肌,不管做上睑的任何手术,只要手术的分离不明确,损伤了上睑提肌,一定会出现睁眼乏力,眼睑沉的情况,这样的话就需要二次来修复加强眼睑的力量。

2.“滑动系统”理论——Slide。

无论是初诊还是修复手术顾客,在加强力量的基础之上,还要特别注意保持上睑的滑动完整性,所以上睑所有的组织如脂肪、眶隔等,各层不同的脂肪都要保持完整才能保持完整的滑动性,滑动性是保证力量有效做工的途径。

以上两个是我们做睑修复原理的重要基础,核心基础理念体现在对组织层次的爱护,损伤的最小化、对正常眼睑的自然状态做到到最小的干扰。

实现这两个核心理念手术方式,对于修复案例来讲手术为实现重建,需把失败的、不良好的、不健康的眼睑和眼球的毗邻关系,通过睑版肌肉、韧带、眶隔、脂肪、皮肤各个层面,通过科学的方法重建接近先天、自然的关系。

3.“泪泵系统”理论——Tear Pump。

“泪泵”是为了维持眼睑和眼球的毗邻关系,目的让眼睑分泌的油脂和泪小点出来的泪水形成油水膜,均匀的铺在眼球表面,称之为泪泵系统。

每个健康的人不管是上睑还是下睑,自己用手指把贴近眼球的结膜反方向扒开一到两分钟每个人都会不舒服,所以眼部手术我们不是说单一的,比如重睑手术就是眼睑形成皱褶、眼袋就是把那个包去掉这么简单,当你对他自身基础的判断出现问题,你的手术损伤级别超过了组织承受的范围,必然出现会动力、滑动性、泪泵无法工作的问题。

三、“PSTP修复体系”理念的理解。

我们团队核心的技术基础为三大方面 :“动力Power”、“滑动Slide”、“泪泵Tear Pump”,这就是“PSTP修复体系”。

“动力”是让眼睑健康有利的上抬,“滑动”是让动力有效传达到目的地,“泪泵”健康润滑的保护眼球。

对于初诊患者来讲这种良好关系的实现,基于我们对理论知识的深刻理解和高度概括的精华。在保护动力滑动完整性同时保护眼睑和眼球的正常角度位置毗邻关系,从而有效避免患者出现不舒服、流泪、甚至疼痛等不适症状。

修复案例大多数是功能性问题导致,针对功能性问题核心在于早期干预,不可像常规的瘢痕一样,及早避免不可逆的结果越来越多。

针对切口疤痕问题:我们采用最微创的技术、利用显微的器械,力争做到最合理,从而对组织破坏程度降至最低。这些工作不是每个医生都能完成,这需要医生有匠人精神,因为精细化的手术需要耗费医生巨大精力和体力。

最小程度的损伤,对组织最大程度的爱护,我们以此作为核心的价值观,我们力保每一台手术是最符合患者的且是健康的、自然的手术。

当我们解决了动力和滑动性的问题时也会把陈旧性的、粘连性的、损伤比较大的瘢痕进行最大程度的修复,用更健康的组织代替,从而解决顾客眼睛有牵拉感、睁眼乏力、睁不开眼的等情况。

四、“PSTP修复体系”三大核心理念原则不能犯错。

我们采用的术式方法对眼部生理构造是无创的,为了实现对“动力”、“滑动”、“泪泵”的全面保驾护航,我们会对眼睑和眼球的比邻关系,眼睑和眼球的角度位置破坏性达到最低,让其在术后就能恢复之前正常的程度。

但令人遗憾的是,多数失败的切开重睑术中习惯性的错误有:

错误一:习惯性的去除眼轮匝肌。

在不需要去除眼轮匝肌时去除眼轮匝肌,或去除眼轮匝肌过量,严重的损伤了眼周“动力”系统的完整性和功能性。眼轮匝肌的主要功能是闭眼,去除过多术后极容易引发眼睑闭合不全,且皮肤直接粘连于睑板,眼睑外观形态和触感差,影响眼部表情,导致双眼无神。

同时去除眼轮匝肌时可能损伤睑缘血管网,影响眼睑的血液供应,缺血会导致睑板及睑板前组织纤维化,严重影响眼神的活力。

错误二:术中去除脂肪时习惯性打开(切开)眶隔。

亚洲人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肿眼泡”,重睑术中一般需要去除过多脂肪,然而习惯性的切开眶隔取脂肪,然后将眼睑皮肤固定在眶隔后侧,这种术式术后必定导致大面积粘连,皮肤与其他组织之间无法顺利的滑动,运动受限,严重影响提上睑肌提升眼睑的“动力”传递,所以重睑线呈深沟状、睑缘呈肉条状、睁眼无力或费力、牵拉感等。

错误三:术中损伤“泪泵”系统的功能性完整。

无视“泪泵”系统功能性完整,最后必定会引发后遗症,如眼睛干涩、疲倦、畏光、时常流泪、红肿、充血、角质化、角膜破皮,这种损伤日久则可造成角结膜病变,并会影响视力。给患者术后造成极大的功能性问题,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优秀的眼整形医生,了解眼部生理构造,保持眼部生理构造的完整性,这是术者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五、术中三大坚持,让变美没有遗憾。

作为术者,我始终坚持如下基本手术原则:

1.术中尽量保持眶隔完整性。

仅取眶隔内侧低位开一个微孔去除多余脂肪,保留了眶隔脂肪的滚动滑动性能,避免了粘连,眼睑活动不受限,“动力”因有“滑动”而顺畅的睁眼闭眼,功能和美观两者缺一不可。

2.术中尽量保持眼轮匝肌完整性。

因不切除眼轮匝肌,所以不打麻药(所以手术后期会有可忍受的轻微刺痛感),术中术后眼轮匝肌收缩扩张运动丝毫没有改变,进一步在术中就可以明确了术后效果预期,术者和受术者都可以立竿见影的看到最接近恢复后的效果。

3.术中保持“泪泵”系统完整性。

泪腺不损伤、位置不移动、腺管分泌顺畅,谨小慎微的精细化手术,只为保留“泪泵”功能完整,保证患者术后功能一切正常,不影响患者术后生活质量,这是术者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六、审慎的使用和应用技术新方式。

我们对于医疗新技术的使用是谨慎和保守的,我们所应用的技术手段是临床医学经过大量案例形成的成熟的理论体系,经过我长期的临床工作实践,形成了一套以基础知识为主牢固稳定的经得住推敲的核心理论体系。

对于新知识和新技术运用,我们是非常慎重的,因为任何新技术的使用,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我们不盲目采取新的方式,因为任何一种新方式的出现我们都会评估到他的优点和缺点,它能带给我们什么,同时它又给我们增添了哪些风险和不可控制的结果,最后决定是否采用。

我们坚持把基础理论数十年形成的西医眼科学的理论大道总结精华,把经典手术发挥到最大化,现代人在生活中会追求很多五颜六色充满诱惑的事情和东西想法是美好的,往往在追求的过程中忘记了最初的最本质、最自然的东西。

手术也是一样,在手术中遵循自然、符合生理的这两个理念,才能达到对手术最大控制和预判,手术效果的效果才能得以保证。

我们认为如果手术方式的运用,如果以牺牲功能为代价,来达到美化的目的,都是不可容忍的,应被摒弃,因为这是术者的责任,求美的本质是更美,不是牺牲功能的交换。

眼部整形修复体系-【韩勋院长官网】韩勋双眼皮修复_北京韩勋整形_韩勋眼鼻整形修复